特教威尼斯人付艳的26年:为让聋儿说话自己听力下降

发布时间:2017-10-29 17:29:11
每当孩子答对了问题,付艳都会伸出大拇指表扬他们。 金松 图每当孩子答对了问题,付艳都会伸出大拇指表扬他们。 金松 图

  原标题:辽宁特教威尼斯人付艳的26年:为让聋儿开口说话她自己听力下降

  帮大便拉到裤子里的智力低下的学生换洗,让他们从自理到自立;

  让聋儿开口说话,她自己的听力下降;

  给自闭症学生按摩缓解头痛,一干就是6年多……

  毕业26年来,付艳一直在辽宁本溪三和小学担任特教班班主任,把自己的青春都献给了那些特别需要爱的特别孩子。她说,自己做的都是普普通通的事。可是,在一个平凡的岗位上坚守26年,把普普通通的事做到极致,不就是一种不普通、不平凡吗?

  第一次帮孩子换洗,她几天吃不下饭

  没有爱就没有教育,尤其是对于付艳教的那些智力低下生。

  付艳至今还清楚地记得自己从教后遇到的第一次考验:“那是个叫小涛的男孩子,跟爸爸一起生活,性格孤僻自卑。”

  一天,正上着课,有同学喊起来:“老师臭!老师臭!”付艳一时没反应过来,还使劲闻、闻自己,“也不臭啊!”随后才知道是小涛把大便拉在了裤子里。

  才从校门毕业的付艳当时就傻了眼,十五六岁的大男孩了,自己怎么给他换?想了好一会儿,付艳闭着眼睛给小涛换洗。

  “之后我吐了好久,好几天都吃不下去饭。”

  付艳每天给小涛买面包、帮他洗衣服,教他煮饭、煮鸡蛋、煮挂面,使他有了最基本的生活技能。慢慢地小涛的性格变得开朗了许多,还能独立打水、和同学一起清扫卫生。

  终于有一天,小涛慢吞吞地走到付艳身边,把一把瓜子放到付艳手里。

  “这让我非常感动,觉得自己的付出没有白费,也更有信心做好特教工作了。”

  带聋儿她又当老师又当家长

  2001年5月,三和小学成立本溪市第一家聋儿语训部,付艳又到聋儿语训班当了班主任,几乎承担了语训班所有的课程:听觉训练、发音训练、语言训练,还有认知训练等。

  为了让聋儿学会发音,付艳让他们近距离观察自己的口型,用手触摸自己的鼻翼、下颌、喉部、胸部等发音部位,感受发音时的变化,一遍、两遍、十遍、百遍……

  聋儿的口水溅到付艳的脸上,她还在不停地鼓励:“孩子,嘴巴张大,用力呼气,不错!加油!我们再来!”

  聋儿小东已经8岁了,还不会叫爸爸、妈妈,在语训班第二年,有一天竟然奇迹般地喊出了一声“妈妈”,付艳兴奋地抱起他,使劲亲了两下:“你真棒!再来!”

  在她的鼓励下,小东又发出了好几个声母是m的音来。

  付艳马上给远在桓仁的小东父母打电话,让他对着电话喊“妈妈”。

  盼了9年,才听到儿子喊出第一声“妈妈”,小东的母亲激动得说不出话来。

  那一年,在本溪市少年宫文艺汇演中,三和小学师生表演了诗朗诵《爱与责任》,付艳眼含热泪地听着小东作为领诵者,清晰地诉说出自己在学校的成长经历。

  因为部分聋儿来自偏远地区需要住校,付艳上课时是任课老师,教他们学说话和文化知识,下课时是保姆,下班后就又成了家长。给孩子们添置衣物、买牙具、卫生纸,带孩子看病、照顾孩子起居,一天下来,总是累得精疲力尽,回家后连一句话都不想多说。

  面对“特殊孩子”她是医生又是按摩师

  记者在三和小学看到付艳时,她正领着班上的5名自闭症儿童排队进教室,一个孩子不知从哪弄到一包小食品吃,不肯排队,另一个孩子跑到了大操场上……

  付艳追赶着把他们一个个拉到门前,孩子们一个个都比她高,跑得又快,把她累得气喘吁吁。

  付艳告诉记者,在聋儿语训班干了8年后,她又成了自闭症儿童的班主任,不光要当老师,还要当医生了。

  小哲是个很磨人的自闭症男孩,每学期4个半月,能哭闹3个半月,而且哭声很有穿透力,“每天在他高频率的哭声中,我感觉就要崩溃了一样,就连瞪他一眼的力气都没有了。”

  小哲情绪最严重的时候蹦高哭叫,几次把付艳拖倒,手都抓破了。

  经过研究,付艳发现小哲是脑神经紊乱头疼,自己又不会说,只能哭叫。付艳就让他挎着自己的胳膊在操场上走圈,走着走着小哲就蹦跳着大哭,好些了就再挎着付艳前行。

  付艳又和小哲的家长再三沟通,从医学的角度分析讲解,家长才肯带他去医院,给他服用营养神经的药物。小哲的头疼慢慢减轻了,哭闹也明显减少了。

  付艳又对他进行语言训练、替代沟通法、图片沟通法,让他知道还可以有更好的方法向大人表达自己的需求和感受,而不是大哭大闹。

  因为6年多一直坚持给小哲做面部按摩。现在小哲头疼时,就会主动拉着付艳的手含混不清地说:“付老师,脑袋疼了,给我按一按!”

  13岁的自闭症女孩冰冰人送外号“女魔头”,上课时把花盆推到楼下,放学把手套和鞋子扔到花坛里,光着脚在操场跑;有时大便到裤子里,抹得到处都是;由于生理原因她经常尿裤子,有时一天要换两次裤子。

  有时候,冰冰还和付艳“叫号”,瞪大眼睛指着付艳:“就不听话!就不听话!怎么地吧?气死你!”付艳说自己心里真不是滋味,可看到冰冰招牌式的笑容,知道她其实什么都不懂……

  付艳就用冰冰感兴趣的巧克力作为强化物,手把手教她划线涂色,上下楼领着她,和她一起玩插片、搭积木……一步步鼓励、诱导她控制情绪。

  渐渐地,冰冰很少和她顶嘴了,上课也不乱跑了,还能主动捡起地上的废纸,给她糖时也会说谢谢,帮她擦拭身上的大便时,也知道说“老师好”了。

  做公益,走出去给正能量“充电”

  26年,几乎每天都要面对这样的儿童,身心难免要受一些负面影响,付艳说,自己能坚持这么多年,与家人的理解分不开。

  付艳的爱人在本钢工作,每当看到她累得不行的时候都会贴心地给她倒上杯水,带着孩子做功课,不让孩子打扰妈妈休息,看到她情绪不高就拉着她出去遛遛弯、讲个笑话。